第一次例会

                           
2020年01月14日

依稀记得开例会那天,学长学姐们看到那么多小学弟小学妹(说的就是我)进来,都高兴的都合不拢嘴,就像以后的我见到新来的小伙伴时的样子。

阳光文体用品中心的经理首先发言,就记得下面这些

下周就开始销售电子元器件了,老委员都熟悉一下电子元器件,你也不能让我每天到这里帮你们卖这些。

接下来的三天晚上7:00-9:00是培训时间,一共分为导购(商品熟悉)、财务(填写报表送货取货订书)、收银(POS机使用),尽量不要请假。

肖波

肖波在说了一些制度和事情之后,就开始了自我介绍.

四位经理自我介绍并且留了电话和QQ。

然后是我们这些委员自我介绍。

例会结束已经晚上11:20了,大家各自回宿舍。

第一次给部长打电话请假的时候开头是:“请问是李经理嘛。”知道真相以后,回想起这件事我就在心里偷笑。

每次例会其实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2016-2017年例会有个叫工作周记的东西,就是把一些错误总结出来,例会结束后大家去改。这个制度沿袭到2018年及以后就没人在乎了。

子君说过:“以前我们挑出错误他们很快就改了,然而现在没人想改”

之前展销的时候同学来买修正液,拿了一个然后问多少钱,学姐回答说 5 元,同学停顿了几秒,付款走了。

我给学姐说:“咱们有些东西是不是卖的有点贵,那么小瓶修正液值5元吗?”

学姐说:“你也知道我们的定价方法。”

在之后的例会上,学姐说:“你们觉得文体哪些东西卖的贵,都提出来,然后咱们改。”

以后的以后。

在和陈坤说:“这些有点贵啊!”

坤哥说:“这样没问题的。”

在和来童(下一届文体经理)说:“这水杯有些贵啊!”

来童说:“我觉得不贵啊。”(100只13元)

我说不贵不贵。

张浩说:“我终于知道美国商人为什么把牛奶倒了也不给穷人了,这些东西我可以送给你,但是不能降价,要不然有人就会有意见。”

我默默不说话。

我觉得子君姐做的对。

冷场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