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能给你带来什么

                           
2020年01月25日

今天是正月初一,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最近正是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期,建议大家不要出门,如果出门请戴好口罩。

常见的口罩有以下几种:普通棉布口罩、一次性口罩(如:医用外科口罩)、N95/KN95型口罩。

一次性口罩:应当选择外包装上明确注明“医用外科口罩”字样的口罩。

相比较医用外科口罩, N95/KN95 型口罩密闭更好。不过,在选用 N95/KN95 型口罩时,尽量选择不带呼吸阀的 N95/KN95 型口罩。

下面开始说阳光。

子君姐说:“我们想要把一些东西慢慢地交给他们。”

我觉得现在他们感悟不出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没用了。

故撰写此文。

去年7月份手机恢复出厂设置,聊天记录全部清空且没有备份,只能凭回忆写了。

我们专业在2017年9月份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金工实习(机电学院), 我们安排了四天时间磨锤子,其实那个锤子两天就能磨好,所以我们的时间很宽裕,可以慢慢磨。

我不是要写作文哈,文笔不好请见谅。

在休息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胡思乱想,突然想到阳光的精神是什么,我就想了半天啊,百思不得其解,还好休息的时间比较长,两个小时吧,以至于我的思路没有被打断。

在文体待过这么长时间,很幸运能够遇到这么多善良有趣的人,帮助过文体很多忙,也接受过大家的很多帮助。

从白莎的耐心培训到严厉考核、郭琪的每周一次的出去采购、一些人翘课还要去文体值班(这个我真干不来)、大家填报表犯错时偷偷胡弄给丁洁的财务工作带来麻烦丁洁的完全原谅、看似没做什么事情的肖波其实在我们加入之前早已培养好了一批人才。

从我做生日信箱做到一半跑去上课李贞卓学姐帮我把信箱做好待子君姐问起时说是正莹做的、得清大哥体测800以后还要去文体帮助新来的我收银(下课买东西的人多)、帮忙时每次都能看见明坤堰学姐、告诉我减速器不会的话向她求助的薛婷学姐、放假没人上班填了一天班的刘会真学姐和大哥、收账时认真也不怕麻烦的陈瑞学姐、不计前嫌的王美琳学姐等等。

从每次找她都肯帮忙的康瑞妮学姐、大三了依旧来帮忙搬书的闫正勃学长、每次都笑嘻嘻对大家都很好的院文豪学长、退出文体两年后找他们要简历依旧给并给我说加油的刘吉顺学长和李伟东学长、满脸无所谓不管你怎么不好也不骂你还对你好的路王义学长、说自己大三忙不能帮忙要退文体跟许多人告别流眼泪的许珂圆学姐、不爱说话却爱帮忙不计回报的李甜学姐等等。

还有每一届部长们,坤哥他们开学来很早整理文体商品、翘课也得给老师送货,坤哥王义去搬书、子君给老师送了六箱复印纸,大哥不管经历了什么都要安慰文体的小伙伴,来童因为事情太多半夜睡不着失眠等等。

想想,她们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每个小时10元的补助吗? 是为了巴结权力大的人从中获利吗? 是为了排解孤独寂寞吗? 是被人逼着去做这些事情吗?是为了寻求一些回报吗(买东西便宜等)?

为了补助的话完全可以去外面当家教,最低20元/小时还管饭。

为了巴结权力大的人,呃,文体这边没有权力大的人。

排解孤独寂寞找个男女朋友、同班同学一起玩就可以啦。

寻求回报?唯一的回报就是几个好朋友、一些微不足道的补助罢了。

阳光精神:团结、自强、务实、奉献、创新。

阳光宗旨:服务同学、锻炼自我。

其实本质上是两个字:奉献。

学长学姐一茬又一茬地走了,身体力行教给我们的只有奉献的精神。

正因为这样的传承,当时的阳光是学校最好的组织之一。

听子君姐她们说冰程学姐(13届)她们那时候每个人都能独立出去采购,采购很辛苦,去的人都知道。

为了文体,每个人都学会采购。

为了文体,子君姐任劳任怨,即使需要送六箱复印纸。

⋯⋯ ⋯⋯

以至于即使他们离开文体,再向他们寻求帮助他们也很愿意帮助我们。 人虽然走了,但奉献的精神永远留在阳光人心中。

问过我大哥,我大哥觉得我说得对。

图片还是在 阳光文体用品中心2017 微博 挖坟出来的。

我离开文体后,问子君:如果有学弟(学妹)问你哪个组织社团比较好,你会不会建议他们加入阳光呢?

子君姐说:”当然愿意。“

我说:“那你觉得阳光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呢?”

子君姐说:“能和大家聊聊天,交到几个好朋友。”

我说:“只有这些吗?”

子君姐说:“这些就足够了。”

我又问了我大哥,大哥说会建议他们加入阳光。

之前有学长说:“你来文体的次数越多,你收获的就越多。”

当时我还不能理解这句话。

其实最重要的他们没有说出来,阳光最能教会你的是奉献。

学会了奉献,一切就都有了(团结、自强、务实、创新等等)

阳光回到教育的初始目的——育人。

之前我觉得知识最重要,现在我觉得奉献(善良)最重要。

如果你要反驳我,我也不会反驳你,哈哈哈。

知其意者,一言而终。

希望文体能够将奉献精神代代传承下去。

至此,本文结束。

以下内容摘自: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此时此刻,我还想再跟你分享何帆老师《变量》这本书里面,我看到的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中国的一个边缘人群——留守儿童。

对留守儿童,你的印象可能是,这是中国社会最无助的一个人群,他们家境贫困、教育资源很少,甚至还得不到父母日常的陪伴和照顾。总之,一想起留守儿童,我们总会觉得这是一群前途渺茫的孩子。

但是,2018年,何帆探访了一个山区小学。规模非常小,一共只有28名幼儿园孩子、43名小学生和12位老师。何帆老师在那里看到了什么呢?跟我们坐在大城市里面的想象完全相反——山区、留守儿童,并不是一个悲惨世界。何帆得出一个连他自己都震惊的结论:所有最先锋的教育理念,在这所山区小学都能看到。不可思议吧?

我们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大山里的学校,在高考面前,确实没有什么竞争力。所以这就产生了一个附带的结果,“升学率”这个指标对这个学校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大家自然就不玩命追求那个目标。你看,大城市里的学校做不到吧?

最困扰的那件事就解决了,这个学校天然就不再是应试教育了。学校的老师和孩子们奔的那个教育目标,就不再是分数,而更有可能回到教育的初始目的——育人,让学生成为社会合格的一份子。你看,卸下了包袱,教育回到了它的本来面目。

从这个起点开始,事情就起了一系列变化。

因为学生不足,他们自然就变成了小班教学,这是最先进的教育理念吧?一个班七八个学生,每个老师分配给每一个学生的时间变多了,关注就变多了。你看,大城市很难做到吧?

因为学校资源不足,所以就不能关起门办学,所以必须融入乡村,和周边的老乡密切地打交道,跟社区共生。于是,学校不再是一座教育孤岛、一个考试集中营,孩子们除了上课,还要采蘑菇、拾柴火、参观水电站等,通过走出学校来理解真实的世界,学校和外界的围墙变模糊了。怎么样?做到这一点,大城市很难吧?

因为学生家长不在身边,这本来不是一件好事,但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个附带结果:大城市里那种家长对学校教育的干扰,也就消失了。老师和学生变成了生活共同体,孩子遇到难事可以扑到老师怀里。这样一来,老师可以按照自己的教育理想,塑造学生的人格。你看,做到这一点,大城市很难吧?

何帆老师说,这所小学里的孩子,是他见过的最快乐、最自信的孩子。

我们只要稍微调动一下社会常识就知道,这样的孩子长大了,他们的一生一定不会差。不管能不能上大学,都不影响他们成为自食其力、有社会尊严、有手艺的劳动者。他们的根牢牢扎在这个社会里,他们获得幸福的能力一点都不比那些城市里的孩子差。

冷场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