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体各届经理回忆

                           
2020年01月27日

谨以此文记录对2016-2018届文体用品中心经理的回忆。

李肖波:2016届 文体用品中心经理

在培训的时候跟肖波请了一次假,打了一个电话,开头是:“请问是阳光文体用品中心的李经理吗?”

后来想起来,真是好笑。

在我的印象里,肖波没有做什么事情却又把文体打理的井井有条,可能他在我们加入之前已经培养好一批热爱文体甘于风险的学长学姐了吧。

记得展销收拾东西的时候,肖波他们从来不搬,我当时觉得:“你咋这么牛皮呢,经理就能不搬东西吗?官气十足!”

后来懂了,知道他们把锻炼的机会留给我们。

在一次展销结束后没有人去搬东西,他们也不得不自己搬,然后在群里卖惨,暗示我们下次要去搬。

在最后他们要离开的时候,肖波写了满满几页纸,上面写着对每个人的记忆,他说我在周年庆茶话会上用生命喊麦。

丁洁说肖波一个理工男居然能这么细心。

肖波曾经对我拍他黑照念念不忘,记仇了都。

后来在毕业的时候,跳骚市场遇见他,看见他对学校、同学的恋恋不舍,跟我说话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郭琪:2016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采购)

郭琪说话声音很小,又不喜欢别人开他玩笑,茶话会上玩一些游戏,郭琪都说别闹。

有一次在例会上给大家唱金色的麦浪,很好听。

大哥说郭琪抽烟,还让她也抽,很过分。

之前在后街遇到了郭琪,他说他回来重新找工作。

白莎:2016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销售)

白莎在培训的时候、考核的时候、例会的时候都比较严。

但私下里又很好,无论在什么时候对每个人都很照顾。

有些人上早班没来得及吃早饭,白莎给买来爱心早餐(豆浆和包子)。

记得有一次包饺子,看到有些人没吃到(包括我),就去锅里捞饺子,然后分给我们,她自己一个也没吃。

后来我也捞了几个给她,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听说她考研了,之前在图书馆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她。

丁洁:2016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财务)

没咋跟丁洁说过话,印象中丁洁就是兢兢业业做财务工作。

刘得清: 2017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销售)

大哥是2016年10月十周年庆茶话会主持人,当时没太注意,还是以后在拍的照片当中发现的。

听别人说放假的时候没人上班, 大哥和刘会真填了一天的班,顿时觉得大哥很厉害。

大哥体测800以后还要去文体帮助新来的我收银(下课买东西的人多),我当时觉得这货怎么爱多管闲事呢,当时贼嫌弃她(千万别被我大哥看见,要不然我会被打死)。

在2017年3月的时候,她跟我聊天,我觉得她人还不错,就认她做了大哥,哈哈哈。

2017年4月因为感情问题,我一心想退出文体,坤哥、王义、大哥、子君四个人坐在那里劝我。

坤哥说(抱歉,不记得了。)说完他就吃饼干。

王义那货说:“别退。”

大哥说了她的故事,说即使有感情问题也不能退了文体。

子君说:“你帮了我们很多,要是别人退我们绝不拦着,但是我们还是这样挽留你,希望你留下。”

之后我撒了个谎说:“我觉得文体没有爱了。”

大哥说:“我们开学以来一直给老师送货,没怎么照顾文体,这是我们的错。”

子君哭了。(罪过大了)

之后子君给我说:“文体的温暖是小明她们营造出来的,没了她们,文体自然就没了爱。”

我觉得我应该留下,虽然我也很难过,但不能让他们伤心。

之后我也经常去文体,直到12月份他们退了。

刚跟我大哥聊天,她给我说一定要小心(冠状病毒),我说你也要小心啊。

感恩他们四个。

陈坤: 2017届 文体用品中心经理

大家都叫他坤哥,我经常拍他表情包,和他开玩笑。

之前和陈坤说:“这些商品是不是有点贵啊!”坤哥说:“这样没问题的。”

我觉得我们可能不是一路人。

截止到现在,今年过年给他发的红包还没领。

冯子君: 2017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财务)

我清楚地记得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你有什么才艺?”,我说:“我会喊麦。”学姐质疑道:“你还会喊麦啊”,我说会啊。

学长说对后面的人说(子君学姐):“把前门关上。”

我想:“小瞧我。”

于是我补了一句:“麻烦把后门也关上。”

子君学姐一边笑一边关门。

之后和子君学姐聊天的时候提起这件事她说对我印象特别深,看我的表现就觉得我肯定特别好玩,我笑了笑。

子君人非常好,把子君弄哭真是我的错。

当初刚加入文体的时候,跟子君姐私聊时给我的建议是:“好好学习,早早睡觉。”

之后因为茶话会征集游戏惩罚人的方式,我脑洞不大,没有给出很好的建议,子君姐也没难为我。

和子君姐搭过两个班,子君姐说零钱不够了我去换一点,我说我去换,子君姐说报表不够了我去打印,我说你去吧(楼下),子君姐说肖波让买咖啡我要出去一下,我说我去吧。

所以子君姐对我印象一直很好。

在他们刚上任的时候,许多老委员都退了,以至于去图书馆期刊室搬书的时候缺人,最后我和王义、陈坤、闫正勃等把书搬走,最后来了几个女生帮按电梯。

在此期间,子君一个人给老师送了六箱复印纸。

例会上说子君要出去采购,需要一个人跟着,有谁明天下午有空?用王义的话说是:“没有很累的活,就是保护她。”

我说我明天一天都没课,他们很羡慕。

我忘记说剩下四天都是满课了。

当时坐的是公交和地铁,当时买的最多的就是本子,子君姐轻车熟路, 她让我也拿,我说我不知道拿哪些,自然没有我什么事,当真是跟班。

之前我说过一句话:“陈坤已经不是以前的陈坤了,王义永远是王义,大哥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哥了,子君永远是子君。”

不知道他们听懂了没,意思是说没有根深蒂固的价值观的话,人是会变的,子君和王义的价值观都很好。

子君在给新委员例会上自我介绍说:“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女主角叫罗子君,我叫冯子君。”

最后即使我退了文体,助理还是让我给他们录一个送别视频,他们四个还是把我叫来参加告别茶话会。

很感人,我都差点哭了,他们已经哭了。

最后走的时候跟子君和大哥抱了一下。

路王义: 2017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采购)

江湖人称老司机,他在文体交流本上写道:我真的不是老司机。

但是没人信。王义为人比较佛系,寡言少语。

口头禅:无所谓、去他妈的、都行、挺好的。

之前我上班的时候王义也在,同学来买两节南孚电池,总价5元,让开10元发票,我愣了一下,王义说行。

之后我再文体内部交流本上把他的恶行举报了,不过给王义匿名了。

子君他们后来问我乱开发票的是谁,我没有告诉他们,王义在旁边没有说话。

不知道他们后来知不知道是王义。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的事是必须做的,有的事又是绝对不做的,干该干的,不干不该干的。

王义的无所谓以后可能会害了他。

来童: 2018届 文体用品中心经理

来童人和蔼可亲,为人善良。

来童是院文豪的徒弟,文豪热情大方,徒弟随师父。

刚加入文体时,我在群里说我要去爬华山,文豪说徒弟你也跟着去吧,来童说:“师傅,我想跟你去宝鸡玩。”

我记住了来童的昵称,当时还不知道她叫来童,只记得昵称是diamond。

我跟来童发生交流在竞选之前一两个月,我说我还真不怎么认识你,来童说我这么活跃你怎么不认识我,我说可能我没和你说过话吧。

后来跟来童搬搬东西,觉得来童人也不错,有一次文豪来文体找徒弟我才知道来童就是当年的demo。

他们竞选文体经理答辩的时候我也去了,当时没怎么看,就跟王义他们聊天了。

答辩完在文体遇见来童, 我说我也去看答辩了,她说你看我答辩的怎么样,我顿时蒙了,咱也没注意啊,但好歹想起来一点,我说你不就是说送货那个嘛,来童说对呀被常委说了,她说她觉得答辩不太理想,我说挺好的,你肯定能被选上,顿时对我好感大增。

之前去文体听张浩他们说:因为肖波他们几个快要走了,来童要给他们几个买东西,他们四个一个人要均摊100元左右,他们不是很高兴。

我觉得,如果是我,不会不高兴吧。

感恩他们。

有一次去文体来童给了我一张15元餐券,当天就过期了,我就去餐厅买东西,我去买了一杯红茶,两杯橙汁好像,我说来童请客,有一杯被张浩拿了去,我给他说你半夜别喝,他不信邪,后来他说半夜两点都没睡着。

虽然退出文体,但是开学整理商品、放假收拾东西我都还去帮他们,她们也很开心。

每次见面来童都很热情,我说你身上有气场,我不敢靠近。

来童说怎么会呢。

过年给来童发了1.88的红包,来童说红包就不领了。

张浩: 2018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销售)

外号:二狗,twodog

有一次子君跟我开玩笑:“你说你喜欢孙悦?”

刚好坤哥他们三个都在,张浩也在。

张浩的眼神相当犀利,如同饿虎看见猎物一样,如同和我有杀父之仇一样,如同我家的狗以为我要跟他抢骨头一样,最后我说:“哈哈哈,子君姐,你开什么我玩笑。”我用笑声化解了,小命总算保住了。

《庄子·秋水》中说过一个故事:庄子的好朋友惠子在梁国做宰相,庄子去看望他。这时有小人对惠子进谗言:“庄子是要来取代你啊。”惠子一听,非常恐慌,可能他知道自己的才能跟庄子相比差远了,所以派人在城中搜捕庄子,搜了三天三夜。

庄子知道了,径直来到了惠子面前。他对惠子说:“南方有一种名叫鹓鶵(就是凤凰)的鸟 ,要从从南海出发飞到北海去。鹓鶵非常高洁,一路上它只在梧桐树上休息,只吃竹子的果实,只喝甘美的泉水。正巧有一只鸱鸟得到了一只死老鼠,正要美美的享用,一抬头却见到鹓鶵飞过。鸱吓坏了,以为鹓鶵要抢自己的食物,于是抬头发出了一声怒吼,想吓走鹓鶵。现在你也想用梁国来吓唬我吗?”

庄子·秋水

张浩 仿佛 就是是一个傻叉,张浩在这我也敢说。

现在想想真有意思。

张浩平常为人和善,我发他的表情包他也没有什么怨言,可能是觉得愧对于我。

退了以后再去文体,见到张浩。

张浩说:“我终于知道美国商人为什么把牛奶倒了也不给穷人了,这些东西我可以送给你,但是不能降价,要不然有人就会有意见。”

我默默不说话。

我觉得张浩变了,就像当年的坤哥和大哥一样。

吕梦妮: 2018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财务)

此处省略500字。

梦妮为人和善,对谁都挺好,也不怎么生气,生气也笑嘻嘻的, 就像上一届的子君姐,带出来一个好徒弟-陈卓然。

何朝都: 2018届 文体用品中心副经理(采购)

人称都哥,为人亲切,和我一个专业,大一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还是从他竞选时的答辩知道的,说话跟王义一样,一顿一顿的。

有一次我和王义他们去采购,有人和我说都哥就喜欢拿大红大绿大蓝的东西,我一开始还不信。

之前和都哥吐槽道:来童、张浩他们都不听劝,以为自己做得都是对的。

来童:文体的东西最棒,我最对,不许批评我和给我提建议,不听。(此处使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请勿模仿)

张浩:老子最对。 (此处使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请勿模仿)

然后都哥发扬中华优秀传统美德,把我说的坏话告诉了他们。

张浩有一次问我,听说你说我们坏话,我顾左右而言他,总算蒙混过关。

你都哥做的真棒!

至此,本文结束。

冷场莹